央行刚刚成立的金融科技委员会,具体是做什么

2017-07-07 13:41 行业动态

 

央行网站5月15日消息,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
 
央行在一定程度上对金融科技表示了肯定。央行表示,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为金融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给金融安全带来了新挑战。愿与产学研用各方携手,共同推动我国金融科技健康有序发展,为服务实体经济、践行普惠金融贡献力量。
 
央行对金融科技既研究又监管又使用
 
具体而言,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要做几件事:
 
第一,将组织深入研究金融科技发展对货币政策、金融市场、金融稳定、支付清算等领域的影响,切实做好我国金融科技发展战略规划与政策指引。
 
第二,进一步加强国内外交流合作,建立健全适合我国国情的金融科技创新管理机制,处理好安全与发展的关系,引导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正确使用。
 
第三,强化监管科技(RegTech)应用实践,积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丰富金融监管手段,提升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
 
也就是说,央行对于金融科技,首先要研究金融科技对于传统监管带来的影响,引导金融科技健康发展合理使用,运营金融科技来提升监管能力。总结起来就是央行对金融科技的态度就是希望金融科技不要为传统宏观经济管理和货币政策添乱,对于金融科技的积极作用可以充分发挥,并要充分利用金融科技来辅助监管。
广告:以下产品均为招商信息不零售


央行对于金融科技比较开明
 
央行这样的态度应该说是相当开明的。尤其是在今年的强监管环境下,更是难能可贵。在银行、保险、资管等领域,今年的管理非常严格,最近新华社更是连续出了七篇文章评论金融安全与金融监管。并非要为金融创新踩刹车,管理层的目的还是着眼于金融稳定以及金融稳定背后的社会稳定,不能让金融领域出现系统性风险。
 
就金融科技而言,可以说是双刃剑,既可以推进普惠金融,也有可能带来监管难题。就正面因素来说,可以通过金融科技来推进普惠金融,例如那些蓝领群体,如果没有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不可能有可行的风控方案,也就无法批量为这类群体提供金融服务。一些新兴技术如人脸识别、指纹识别、虹膜识别则可以帮助进行远程身份鉴定,使用户不必一定要到现场去办理业务。
 
但金融科技的负面因素对于监管部门而言不可不察。例如量化投资是不是会加剧市场波动,大数据环境下如何保障金融消费者权益和隐私,大数据风控模型是否足够有效以控制信贷风险等等。最关键的还是数字货币,会否冲击原有的货币体系,使用起来会有哪些风险,如何反洗钱,等等,都是需要研究的问题。在研究的基础上,充分化解风险,发挥其积极作用,是金融发展的应有之义。
 
其实这种对金融科技的思路在对二维码支付的监管上已经有所体现。2014年3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发文暂停支付宝、财付通的线下条码支付业务,担心的是安全问题。当时称,条码(二维码)支付突破了传统受理终端的业务模式,其风险控制水平直接关系到客户的信息安全和资金安全。将条码(二维码)应用于支付领域有关技术,终端的安全标准尚不明确。相关支付撮合验证方式的安全性尚存质疑,存在一定的支付风险隐患。
 
央行当时强调,是暂停而非叫停。但很多市场观点还是认为这是央妈袒护银联和传统银行,打击新兴技术。事实证明这只是市场的臆测。2016年8月,央行主管的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向支付机构下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支付机构开展条码业务需要遵循的安全标准,正式承认了二维码支付的合法地位。
 
以后的央行金融科技委员会应该也是承担这样的职责,对于新兴技术开展研究,明确风险,探究价值,对新兴技术形成更加全面、系统的认识。
推动传统金融机构的脱胎换骨式升级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薛洪言称随着监管的介入,部分金融科技企业逐步削弱其业务属性、强化其科技属性,从而逐步从金融业务的参与者和竞争者转变成支持者和服务者,其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关系也从竞争走向合作。
 
根据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合作模式会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演变,双方会取长补短,金融科技企业尽情发挥其大数据、云计算等金融科技的长处,离产品和业务越来越远;而传统金融机构则着重在金融产品和业务模式创新上发力,离科技越来越远,一句话,长处更长,短处更短。
 
而对监管机构而言,需要对这种自然演变趋势进行干预,一方面固然要支持传统金融机构借助外部金融科技力量来提升业务效率,同时也要推动传统金融机构加快在金融科技上的自主投入,从而才能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在账户整合、渠道整合、业务模式创新、IT流程创新、产品创新、风险控制、用户体验甚至内部管理创新等各个方面进一步优化转型。
 
这一波金融科技的底层基础是数据,本质上,谁的数据量越大、越多元,谁就越有竞争力。就银行与互金巨头而言,二者都有大量的数据沉淀,但正如薛洪言在《银行与互金,谁的大数据更厉害》一文中所述:
 
就几大互金巨头而言,其本身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数据黑洞,沉淀了巨量的用户数据,当其转型做金融时,之前积累的电商数据、社交数据、行为数据等便成为其可用的自有数据。当然,互金巨头对用户财富数据的掌握程度远远比不上银行,不过 好在银行最有价值的金融数据——信贷数据已经在征信中心实现了共享。
 
而银行的自有数据主要是各种业务数据,是对全行客户业务活动过程和结果的记录,数据的维度单一,缺乏行为数据积累,除了信用风险防控的特定领域,银行业的大数据应用并不具备优势。
 
对监管机构而言,如何推动多元数据的共享,尤其是如何推动多元征信体系的建设与发展,对于从根本上推动传统金融机构金融科技能力的发展与提升,进而推动传统金融机构的脱胎换骨式的升级发展,便具有了重要的意义。

监管部门对金融科技的探索早就开始
 
央行还提到要充分利用金融科技。实际上监管部门对于金融科技早就进行了探索。在数字货币方面,资料显示:
 
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5年发布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完成两轮修订。
 
2016年1月20日,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央行首次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目标。
 
11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研究所公开招聘相关专业人员,从事数字货币研究与开发工作。
 
2016年年底,央行表示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系统Demo有望在春节后推出。
 
还有媒体报道称,央行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取得了新进展。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
 
证监会以及上交所、深交所也在运用大数据来强化市场监管。资料显示,上海证监局招聘了大数据研究和挖掘的人才,专门模拟不同账户之间的关联。通过无数次的模拟分析找到看似无关,但本质上相关的账户之间的交易关联。通过大数据挖掘的在监察和侦查中的应用,几乎可以还原账户之间的事实关联,所有可疑账户都被纳入时时计算机的监控中,杜绝了大量的侦查人力、物力。上交所市场监察部开展大数据应用,建立多种数据分析模型,深度挖掘,寻找案件线索,通过锁定基准日、筛查高频户,结合账户开户、历史交易情况等,确定嫌疑账户。
 
金融科技是生产力,既可以用于完善金融业务,也可以用于优化监管。相信未来金融科技在监管部门的工具箱中的地位会越来越重。